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通讯员 李晨皎 罗晓惠 霍晓薇)12月19日中午12点,西安交通第一附属医院介入手术室三室正在进行一台罕见凶险的手术,患者生死只在一线,众多医护人员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看着介入手术屏幕。肺动脉球囊支架精细移动,球囊支架充分扩展的那一瞬间,病人因为胸口撕裂样疼痛发出了一声呼叫,医护团队悬起的心落下一半。短阵胸痛过后,胸部压迫感消失,肺动脉压力下降,没有出现咯血窒息——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手术成功!病人得救!

求真:层层剖析,苦寻疾病源头

刚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女患者李华(化名),来自咸阳市,51岁的她长期受病魔折磨,几乎丧失活动能力。近期,因为活动后胸闷气短10个月、加重2周就诊于当地医院,怀疑为“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超声估测肺动脉压力高达86mmHg(正常值<20mmHg),右心已经衰竭,病情十分危重。

为进一步求治,李华慕名来到西安交通第一附属医院结构性心脏病科。病情危重,科室迅速成立以张玉顺主任和范粉灵副教授为核心的救治小组。反复询问病史、查体阅片及会诊讨论后发现,该病例并不是简单的“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为进一步明确狭窄的病因性质并评估疾病严重程度,完善常规肺动脉造影和右心导管等检查的同时,在张玉顺主任领导下开创性应用“心腔内超声检查+血管内超声检查”(目前全国开展肺动脉血管内超声检查的单位并不多)。

经反复鉴别,排除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等易混淆疾病,最后诊断为先天性周围肺动脉狭窄。而要做出这一诊断难上加难,对医生业务水平和责任担当是巨大考验。病人肺动脉高压右心衰,病情极其危重,不一样的诊断决定了不一样的治疗方向和结局,这些差异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如果是常见的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栓塞部位在主干,选择深低温体外循环支持下肺动脉内膜剥脱即可治愈。如果是大动脉炎肺动脉型,预后极差,而且内外科均无很好的治疗手段,错误开胸可能会引发灾难性后果。如果是先天性周围肺动脉狭窄,可以选择微创球囊扩张甚至支架成型术,但先天性周围肺动脉狭窄的绝大部分病患是儿童或青少年,往往合并其它先天性心脏缺陷疾病,对中老年患者,这个诊断是否合适?而且如果是周围肺动脉狭窄,如果误诊为肺栓开胸,其后果也是灾难性的,除外科手术创伤大、风险高,及术中术后死亡率高之外,目前周围动脉外科重建技术仍然是未完全突破的堡垒。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一个生命的背后,是几个家庭的幸福......

仁术:精益求精,解除病痛折磨

精益求精、慎之又慎,只因生命所系。在著名心血管病专家张玉顺主任主持下,科室对该病例进行反复讨论,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分析血流动力学参数,对CT影像和腔内超声影像反复阅读对比。经过缜密鉴别,最终确定为罕见成

人先天性周围肺动脉狭窄。

该疾病多见于儿童和青少年,症状出现较晚,但病人已出现重度肺动脉高压(导管测压96/52/23mmHg, 肺血管阻力14wood),右心衰竭,药物治疗预后极差,手术治疗风险极高,国内外报道和参考数据也很有限。业界普遍认为针对肺动脉狭窄重度肺动脉高压,可以实施肺动脉支架成型术。

而如若手术却是难关道道,术中扩张过程中可能出现肺动脉破裂大出血,术后严重肺水肿的风险非常高,成人周围肺动脉肺动脉狭窄支架成型术,国内外仅有少数有经验的中心进行了零星报道,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专门的肺动脉支架。救死扶伤、医者初心。张玉顺主任领导下,科室制定了周密的手术方案和应急预案。

12月19日中午12点,在西安交通第一附属医院杂交介入手术室,心血管外科、麻醉科、外科重症监护等科室保驾护航,由张玉顺主任团队成功完成该院首例成人肺动脉支架成型术,治疗主动脉缩窄的支架成型肺动脉。术后,患者肺动脉压力下降至42/23/10mmHg,成功缓解肺动脉压力,胸闷气短等症状完全消失。术后观察和进一步治疗后患者痊愈,患者及家属深切的感谢,并送上锦旗以表感激之心!

精诚:探索超越,勇攀诊疗前沿

重度肺动脉高压致右心衰竭是肺动脉高压疾病的终末期表现,如不能及时找出并解除病因,则预后极差。截至目前全世界范围内,针对终末期肺动脉高压的治疗手段有限、效果不佳。

在医院领导指导支持下,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结构性心脏病科早在十年前就开始重视肺血管病的专病诊疗工作,于2014年底专门成立肺动脉高压专病门诊,之后于2016年成立肺动脉高压多学科诊疗中心。多年来,救治了大量肺动脉高压患者,在患者百姓中赢得了良好声誉和口碑影响。

首页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