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上的-三角恋-

几个月前,公司里来了一名新同事,211大学毕业的阳光男孩。

我是前台,第一个招呼他的人。走进了旋转大门,亮色的骑行服亮眼得让人移不开眼,他没有朝我走来,朝我笑了笑,指了指洗手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求职者,让我印象深刻。从洗手间出来后,换了一身西装。嗯,他是真的帅,个性张扬!他朝我走来,骑行服寄放在我们前台。

面试结束后,我好奇问他,你知道面试怎么还穿骑行服来啊?他小声道:我头小,风阻小,骑自行车速度快!逗得我噗嗤笑了,又羞涩的偷瞄了一眼他那帅气的v脸。

几天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小棣。天渐渐冷了,小棣还是骑着自行车来上班。公司在市郊的工业园,环城公交车一个小时一班。那天,下班后我在站台等公交车。公司门口的这个站台仅有两路公交,我就想不如走两个站到外面主干道上算了,那里车子多些。看了下手机,有趟车马上到前方站台了,我走得急了些,几乎一路小跑。车子赶上车了。回家发现,脚后跟让冷风吹裂了,疼。不会骑车的我,第二天贴着创可贴,继续挤公交。

下班后,贴着创可贴,我缓慢前行。没赶上下班点的那趟公交,于是就深一脚浅一脚尽可能维持端庄姿势的走向主干道。

"嘎吱!"小棣在我身边停下,"我送你到站台吧。"我满怀欣喜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啦!"刚坐上他的自行车,他就问我住哪儿。鉴于我住的地方到公司骑自行车方便很多,小棣建议我骑行。然后我只能腼腆的说我不会骑自行车。小棣友好的说,周末的时候可以教我骑自行车。

机会难得,为了帅哥我也是拼了,忍着脚疼,居然跟着他到地质公园环形路上学起了单车。学了半天腰部还是扭来扭去的,行车路线依然蛇形。后来脚hold不住了,渗出点血来了。小棣得知我脚开裂了,还来学单车,就坚持把我送回家了。

接下去几天,小棣的自行车成了我的专车,小棣成了我的车夫。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

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小棣了,可是他足足小了我六岁啊!

刚萌动的爱情,被同事间的八卦给熄灭了。我脚后跟干裂的事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难道是他怕别人闲言闲语所以告诉大家是因为我不方便,他在乐于助人吗?!小棣也确实没有向我表白过,貌似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小棣突然问我脚后跟开裂好了没有?我还没回复他呢,眼见着小棣载着会计小吴妹妹就下班了。果真是乐于助人的好同事呵~

可能是习惯和他一起上下班,回到窄小的单身宿舍,忽然觉得冷冰冰的,窗户也挡不住外面的寒风,干脆把窗帘也拉上,和外面的霓虹隔绝!看着桌上的手机发呆,我的内心还是无法接受小棣载小吴的场景。我很想告诉小棣,我的想法,微信里打了很多次想说的话,但又一次次的删除了,因为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唐突而破坏了我与小棣的"同事"关系。最终我还是给他回了一条微信,告诉他,我的脚好了……

连着几天,我都看着小棣载小吴下班。那天,小棣约我周末一起去地质公园骑自行车,我拒绝了。星期一上班的时候 ,小棣往我柜台上放了一个包裹,说是给我的。回家打开一看,是粉色袋子装的咪一喵足膜。上网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这款足膜可以通过去死皮缓解脚开裂,不过需要等开裂好了才能用,正好这几天我的脚好的差不多了。马上打水洗脚,然后裹上脚膜,葛优躺在沙发上胡思乱想,不停捂着脸羞涩的笑,这表情如果拍下来给妈妈看,妈妈准以为我疯癫了!做着美梦,差点敷足膜敷过头,赶紧洗掉满满的精华液,擦干后钻进被窝继续发我的春眠。

第二天清晨,我以为小棣会来接我上班。等他,等到差点上班迟到!到了公司,人家已经在上班中了……下班后,依然载着小吴……!!

周六上午,双脚脱皮第三天,小棣现身在我家楼下接我去公园练车!我婉拒说用了足膜,还没脱皮干净!没想到把自己带坑里了,小棣居然说运动下才有利于脱皮。

对于小棣的行为,我实在琢磨不透,这三角恋太痛苦了~这次我没有拒绝,总要有个了断!

在地质公园里,小棣和我坦言,那个脚膜是拜托小吴帮物色的,他一个大老爷们不懂这些。但是没想到小吴大嘴巴把我脚后跟开裂的事情到处说。其实,小吴有点儿喜欢小棣,看到小棣和我上下班不舒服,这回刚好小棣又因为我的事情找她帮忙,她说当不成恋人也要过把自行车单恋的瘾,小棣也想趁机看看我的心意就答应接送她上下班。本来说要接送一个月的,见我貌似吃醋了,小吴很义气的给打折。

开心地继续泡脚脱皮,跟开裂说再见~下个星期开始,小棣又是我专属"车夫"了!

首页体育